武俠小說網 > 武俠小說 > 多情劍客無情劍 >

第三十八章 祖 孫

秋風撲面,已有冬意。

殘秋已殘。

李尋歡的心境也正如這殘秋般蕭索。

你留在這里,只有增加她的煩惱和痛苦--

老人的話,似乎還在他耳邊響起。

他也知道自己非但不該再見她,連想都不該想她。

那老人不但是智者,必定是位風塵異人,絕頂高手。世上無論什么事,他似乎都秀少有不知道的。

但他的身份實在太神秘。

他究竟是什么人?究竟隱藏了什么?

孫駝子,李尋歡很佩服。

一個若能在抹布和掃把間隱忍十五年,無論他是為了什么,都是值得人深深佩服的。

但他究竟是為了誰才這樣做?

他們守護的究竟是什么?

至于孫小紅--小紅的心意,他怎會不知道?

但他卻不能接受,也不敢接受。

總之,這一家人都充滿了神秘,神秘得幾乎已有些有可怕--山村。

山腳下,高高挑起一面青布酒旗。

酒鋪的名字很雅,有七個字:停車醉愛楓林晚。

只看這名字,李尋歡就已將醉了。

酒不醇,卻很清,很冽,是山泉釀成的。

山泉由后山流入這里,清可見底,李尋歡知道沿著這道泉水走到后山,就可在一片梅林深處找到三五間精致的木屋。

阿飛和林仙兒就在那木屋里。

想到阿飛那英俊瘦削的臉,那明亮銳利的眼睛,那孤傲倔強的表情,李增歡的血都似沸騰了起來。

但最令人難以忘懷的,還是他那難得見到的笑容,還有他那顆隱藏在冰雪后的火熱的心。

近鄉情怯。

他不知道阿飛這兩年來已變成什么模樣?

他不知道林仙兒這兩年來是怎么樣對待他的?

她雖然像是天山的仙子,卻專門帶男子入地獄?

阿飛是不是已落入地獄中了。

李尋歡不敢去想,他很了解阿飛,他知道像阿飛這種人,若為了愛情,是不惜活在地獄中的。

黃昏,又是黃昏。

李尋歡坐的位置,是這小店最陰暗的角落里。

這是他的習慣,因為坐在這種地方,他可以一眼就看到走進來的人,而別人卻很難發現他。

但他卻絕未想到第一個走進來的人竟是上官飛。

他一走進來就在最靠近門的位置上坐下,眼睛一直瞪著門外,仿佛是在等人,神情竟顯得有些焦急,有些緊張。

這和他往昔那種陰沉鎮靜的態度大不相同。

他等的顯然是個很重要的人。而且他單身前來,未帶隨從,顯見這約會非但很重要,而且很秘密。

在這種偏僻的山村,怎會有令他覺得重要的人物?

那么他等的是誰呢?

他到這里來,是不是和阿飛與林仙兒有關系。

李尋歡以手支頭,將面目隱藏起來。

上官飛的眼睛一直瞪著門口,根本就沒有向別的地方看一眼。

小店中終于掛起了燈。

上官飛的神情顯得更焦躁,更不安。

就在這時,已有兩頂綠泥小橋停在門口,抬轎的都是十十來歲的年輕小伙子。

第一頂小轎中已走下個十三四歲的紅衣姑娘,雖然還沒有吸引男人的魅力,但纖腰一握,倒也楚楚動人。

上官飛剛拿起酒杯,突然放下。

這小姑娘剪水般的雙瞳四下一轉,已盈盈來到他面前,道:公子久候了。

上官飛目光閃動,道:你是--

紅衣小姑娘眼波四下一轉,悄聲道:停車醉愛楓林晚,嬌面紅于二月花。

上官飛霍然長身而起,道:她呢?她不能來?

紅衣小姑娘抿嘴笑道:公子且莫心焦,請隨我來--李尋歡看著上官飛走出門,坐上了第二頂小轎,看著轎夫們將轎子抬起,他就發覺一件很奇怪的事。

這些轎夫們一個個都是年輕力壯,行動矯健,第一頂小轎的轎夫抬轎時根本不費吹灰之力。

但第二頂小轎的轎夫抬轎時卻顯得吃力多了。

李尋歡立刻隨著付清了酒帳,走出了門。

他本不喜歡多管別人的閑事,更不愿窺探別人的隱私,但現在他卻決定要尾隨上官飛,看看他約會的究竟是什么人。

因為李尋歡總覺得他到這里來,必定和阿飛有關系。

轎子已走入楓林。

突然,轎子里傳出一聲笑。

笑聲又嬌,又媚,而且,還帶著輕輕的喘息,無論任何人,只要他是男人,聽了這種知聲都無法不動心。

但轎子里坐的明明是上官飛。難道上官飛已變成了女人?

過了半晌,轎子里發出一聲嬌啼:小飛,不要這樣--在這里不可以--"原來你也和別的男人一樣,想我,就是為了要欺負我。"語聲越來越低,漸漸模糊,終于聽不見。

轎子已上山坡。

李尋歡倚在山坡下的一株楓樹后,在低低地咳嗽。

原來轎子里有兩個人。

其中一人自然是上官飛。

但一直在轎里等著他的女人是誰?

他一向對女人秀有經驗,他知道世上會撒嬌的女人雖然不少,但撒起嬌來真能令男人動心的卻不多。

他簡直已可說出轎子里這女人的名字。

但他不敢說,因為他還沒有確定。

無論對什么,他都不肯輕易判斷,因為他不愿再有錯誤,對他說來,一次錯誤就已太多了。

他判斷錯一次,不但害了他自己一生,也害了別人一生。

轎子已在這小樓前停下來,后面的轎夫正在擦汗,前面轎子那小姑娘已走了出來,走上小樓旁的梯子,正在敲門。

篤,篤,篤,她只敲了三聲,門就開了。

第二頂轎子里直到這時才走出個人來。

是個女人。

李尋歡看不到她的臉,只看出她的衣服和頭發都已很凌亂,身段很誘人,走路的姿勢更誘人。

這種姿態李尋歡看來也很熟悉。

只見她盈盈上了小樓,突然回過頭來,向剛走出轎子的上官飛招了招手,才閃身入了門。

李尋歡只能看到她半邊臉。

她的臉白中舵工,仿佛還帶著一抹春色。

這一次李尋歡終于確定了。

這女人果然是林仙兒!

林仙兒在這里,阿飛呢?

李尋歡真想沖進去問她,卻又忍住了。

李尋歡是個很奇怪的人。

他雖然并不是君子,但他做的事卻是大多數"君子"不會做,不愿做,也永遠無法做得到的。

他做的事簡直沒有任何人能做得到,因為世上只有這樣的一個李尋歡,以前固然沒有,以后恐怕了不會再有了。

是以世上雖有些人一心只希望李尋歡快些死,但也有些人情愿不惜犧牲一切,讓他活下去。

夜深了。

李尋歡還在等著。

一個人在等待的時候,總會想起許多事。

他想起第一次見到阿飛的時候--

那天李尋歡并不寂寞,還有鐵傳甲和他在一起。

他不禁又想了鐵傳甲,想起了他那張和善忠誠的臉,想起了他那鐵釘般的胴體--只可惜他的胴體雖如鋼鐵般堅強,但一顆心卻是那么脆弱,那么容易被感動,所以他活在世上,總是痛苦多于歡樂。

想著想著,李尋歡突然又想喝酒了。

他取出酒瓶,將剩下的酒全部喝了下去。

然后他又咳嗽起來。

他從來不肯為自己考慮。

就在這時,小樓的門開了。上官飛已走了出來,他看來比平時愉快多了,只不過顯得有些疲倦。

門里面伸出一雙手,拉著他的手。

晚風中傳來低低的細語,似在珍重再見,再三叮囑。

過了很久,那雙手才緩緩松開。

他走得很慢,不住回顧,顯然還舍不得走。

但這時小樓上的門已關了。

上官飛仰首望天,腳步突然加快,但神情看來還有些癡迷,時而微笑,時而嘆息。

他是不是也被帶入了地獄?

小樓上的燈光很柔和,將窗紙都映成粉紅色。

上官飛終于走了,李尋歡忽然覺得這少年也很可憐。

李尋歡長長嘆了口氣,大步向小樓走了過去。

篤,李尋歡先敲了一聲門,又篤篤接連敲了兩聲,他早已發覺那小姑娘敲門用的正是這種法子。

篤,篤篤,敲了三聲后,門果然開了一線。

一人道:你--

她只說了一個字,就看清李尋歡了,立刻就想掩門。

但李尋歡已推開門走了進去。

開門的竟不是林仙兒,也不是那穿紅衣服的小姑娘,而是個白發蒼蒼,滿面皺紋的老太婆。

她吃驚地瞧著李尋歡,顫聲道:你--是誰?到這里來干什么?

李尋歡道:我來找個老朋友。

老太婆說:老朋友?誰是你的老朋友?

李尋歡笑了笑,道:她看到我時,一定會認得的。

他嘴里說著話,人已走了進去。

老太婆攔住他,又不敢,大聲道:這里沒有你的老朋友,這里只有我和我孫女兩人。

小樓上一共隔出三間屋子,一間客屋,一間飯廳,一間臥室,布置得自然都很精雅。

但三間屋子里都看不到林仙兒的影子。

那穿紅衣服的小姑娘象是害怕得很,臉都嚇白了,顫聲道:奶奶,這人是強盜么?

老太婆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了。

李尋歡覺得有些哭笑不得,苦笑道:你看我像不像強盜?

小姑娘咬著嘴唇道:你若不是強盜,為什么三更半夜闖到人家里來?

李尋歡道:我是來找林姑娘的。

小姑娘象是覺得他很和氣,已不太害怕了,眨著眼道:這里沒有林,只有位周姑娘。

林仙兒莫非用了化名?

李尋歡立刻追順:周姑娘在哪里?

小姑娘指著自己的鼻子,道:我姓周,周姑娘就是我。

李尋歡笑了。

他忽然覺得自己簡睦象是個呆子。

小姑娘似乎覺得有些好笑,道:但我卻不認得你,你為何來找我?

李尋歡苦笑道:我找的是位大姑娘,不是小姑娘。

小姑娘道:這里沒有大姑娘。

李尋歡道:這里剛剛沒有人來過?

小姑娘道:有人來過--

李尋歡問道:誰?

小姑娘道:我和我奶奶,我們剛從鎮上回來。

她眼珠子轉劫,又道:這里只有兩個人,小的是我,大的是我奶奶,但她也早就不是姑娘了,你總不會是找她吧!

李尋歡又笑了。

他覺得自己很笨的時候,總是會發笑。

李尋歡的確沒有看到有人出去。

但也卻明明看到林仙兒走進來。

難道他真的見著鬼了么?

難道從轎子里走出來的那女人,就是這老太婆?

老太婆忽然跪了下來,道:我們祖孫都是可憐人,這里也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,大爺你無論看上了什么,只管拿走就是。

李尋歡道:好。

飯廳的桌上有瓶酒。

李尋歡拿起了這瓶酒,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

只聽那小姑娘在后面偷偷地笑著道:原來這人并不是強盜,只不過是個酒鬼而已。

澳门十大娱乐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