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俠小說網 > 武俠小說 > 多情劍客無情劍 >

第四十四章 兩世為人

衣櫥里又暗、又悶,若是換了別人在李尋歡這種情況下被關在衣櫥里,只怕要緊張得發瘋。來的人顯然不懷好意,否則怎會對鈴鈴如此粗魯。

但李尋歡這時反而平靜了下來。

李尋歡心里幾乎想發笑。

他想起自己那天來的時候,鈴鈴也將他當作強盜,這小姑娘別的本事沒學會,裝腔說謊的本事倒已真學得和林仙兒差不多了。

但來的這兩人卻完全不睬她,在外面兩間屋子里走了一圈,似乎在四下搜尋著,然后就走了進來。

鈴鈴沖了進來,大聲道:這是我們家的小姐的閨房,你們怎么可以隨便往里面闖?

到了這時,來的這兩人終于開口了。

一人道:我們正是來找你們家小姐的。

這聲音竟然很溫柔,很好聽,而且說話時還似帶著笑意。

來的竟是女人!

李尋歡不禁也覺得意外。

只聽鈴鈴道:你們是來找我家小姐的,你們認得她!

那女子道:當然認得--不但認得,而且還是好朋友。

鈴鈴道:既然如此,兩位為何不早說,害得我還將兩位當土匪哩。

那女子也笑了,道:我們的樣子看來難道很像土匪?

鈴鈴道:兩位這就不知道了,現在的土匪已經跟以前不一樣,有的簡直比兩位還要斯文,還要漂亮,誰也看不出他的身份來。

那小姑娘當真是個鬼精靈,罵起人來一個臟字也不帶。

那女子還未說話,另一個女子的聲音道:你家小姐到哪里去了?請她出來好么?

這聲音很低,說話的人嗓子似乎有些嘶啞,但也很好聽。李尋歡覺得這聲音仿佛很熟悉,但想不起她是誰了。

鈴鈴道:兩位來得真巧,小姐前幾天就出門了,只留我一個人在這里看家,兩位有什么事,告訴我也是一樣。

那女子道:她什么時候回來?

鈴鈴道:不知道--小姐沒有說,我怎么敢問?

另一女子突然冷笑一聲,道:我們一來,她就出門了,我們不來,她天天都在這里,難道她知道我們要來,就躲起來不敢見人么?

這沖鋒是很不客氣,果然像是來找麻煩的。

鈴鈴還是在笑,道:兩位既是小姐的朋友,她要知道兩位到了,歡喜還來不及,怎會躲起來呢?

那女子笑:有些人什么人都敢見,就不敢見朋友,你說奇怪不奇怪?

另一女子冷道:這也許是因為她對不起朋友的事做得太多了。

鈴鈴笑道:兩位真會說笑話,這地方這么小,一個大人就算要躲起來,也沒地方躲呀。

那女子道:哦,是么?這地方我雖然不熟,但我若要躲起來,倒說不定可以找到地方。

鈴鈴道:那么姑娘除非躲到這衣櫥里。

她吃吃的笑道:但一個人若躲在衣櫥里,豈非悶也要被決死了,那滋味一定不好受。

那女人也笑了,道:不錯,你們家小姐金枝玉葉,自然不肯躲到衣櫥里去的--兩人都笑得很開心,仿佛都覺得這件事滑稽得很。

笑了很久,那女子才道:只不過,你家小姐既然不肯躲到衣櫥里,現在衣櫥里這人是誰呢?

鈴鈴道:誰?--衣櫥里有人?怎么連我都不知道?

那女子:衣櫥里若沒有人,你為什么一直擋在前面呢?難道怕我們偷你們小姐的衣服嗎?

鈴鈴道:沒有呀?--我哪里擋在前面--

那女子柔聲道:小妹妹,你雖然很聰明,很會說話,只可惜年紀還是太小些,要想騙過我們這兩個老狐貍,恐怕還要等幾年。

一個大男人,被人發現躲在衣櫥里,那實在不是件很愉快的事,他想不出這兩個女子會將他看成怎么樣一個人。

他也猜不出她們究竟是怎樣的人。

這女子輕言細語,脾氣仿佛溫柔極了,但每句話說出來,話里都帶著刺,顯見得必定是個深沉,又厲害的角色。

另一個女子話雖說得不多,但顯然就是在找麻煩,似乎對林仙兒很不滿,一心想來找林仙兒算帳的。

聽她們的腳步聲,武功都不弱,并不在林仙兒之下。

只聽鈴鈴一聲輕呼,衣櫥的門已被拉開了。

李尋歡閉上眼睛,只希望這兩個女人千萬莫要認識他。

那女子顯然也未想到衣櫥里躲著個男人,也怔住了。

怔了半晌,才聽她吃吃笑道:小妹妹,這人是誰呀,睡著了么?

鈴鈴道:他--他是我的表哥。

那女人笑道:有趣有趣,有趣極了,我小時候也常常將我的情人藏在衣櫥里,有一次被人發現了,我也說我的表哥。

那女子笑:這位小妹妹倒真是年輕有為,看樣子連我們都比她差多了,這才真叫做后生可畏。

另一個女子沉默了很久,緩道:林仙兒既然不在這里,我們走吧。

那女子道:急什么?我們既然來了,多坐坐又何妨?

衣櫥的門一開,李尋歡就聞到一股誘人的香氣,現在這香氣更近了,那女子好像已走到他面前。

過了半晌,她又笑著道:小妹妹,你年紀雖小,選擇男人的眼光倒真不錯。

鈴鈴道:這地方的男人不多,好的都被小姐挑走了,我也只好將就些。

那女子道:這樣的男人你還不滿意么?你看他既不胖,也不瘦,臉長得也不討人厭,而且看樣子對女人很有經驗。

鈴鈴道:他別的倒也還不錯,就是太喜歡睡覺,一睡著就不醒。

那女子笑道:這也許是因為他太累了--遇著你這樣的小狐貍,他怎會不累?

鈴鈴道:他年紀也太大了些。

那女子道:嗯,不錯,他配你的確嫌太大了些,配我倒剛好。

銀鈴般的笑著接道:小妹妹,你若不中意,就把他讓給我吧,過兩天,我一定找個年輕的來陪你。

這女子本來還好像蠻文靜,蠻溫柔的,但一見男人,就完全變了,嘴里說著話,居然已將李尋歡抱了起來。

到了這里,李尋歡想不張開眼睛也不行了。

一張開眼,他又嚇了一跳。

抱著他的女子年紀并不太大,最多也不過只有二十五六,長得也的確不難看,若將她一個人分成三個,當真是美人。

只可惜她下巴有三個,李尋歡被她抱在懷里,簡直就好像睡在一堆棉花上。

他再也想不到說話那么溫柔,笑聲那么好聽的一個女子竟肥得如此可怕,簡直肥得不像話了。

更令李尋歡吃驚的,還是另一個女子。

這女子很美,也很媚,水蛇般的細腰,穿著一套合身的藍衣服,衣袖卻很寬,就算站著不動,也有種飄飄欲仙之感。

這女人赫然竟是被李尋歡折斷一只手腕的藍蝎子!

奇怪的是,藍蝎子居然似乎已不認得他,臉上一點特別的表情也沒有,甚至連看都沒有多看他一眼。

那肥女人還在笑著,她一笑起來,李尋歡就覺得好像在地震一樣。

鈴鈴發慌了,道:這人臟得很,常常幾個月不洗澡,姑娘千萬莫要抱他,他身上不但有跳蚤還有臭蟲。

那胖女人道:臟,誰說他臟?何況他身上就算有臭蟲也沒有關系,男人身上的臭蟲,一定也有男人的味道。

鈴鈴道:可是--他非但又臟又懶,而且還是個酒鬼。

那胖女人道:酒鬼更好,酒量好的男人,才有男子漢氣概。

她眼睛瞟著李尋歡嫣然一笑,輕輕的接著道:好處在哪里,你馬上就會知道了。

鈴鈴又笑了起來,笑得彎下了腰。

那胖婦人瞪著眼:你笑什么?

鈴鈴道:我笑你真是色膽包天,連他的腦筋你都敢動。

那胖女人道:我為什么不能動他的腦筋?

鈴鈴道:你可知道他是誰么?

那胖女人道:你可知道我是誰么?

鈴鈴道:你總不是他的表妹吧。

那胖女人道:你可聽說過大歡喜女菩薩這名字,我就是女菩薩座下的至尊寶,只要是男人我就統吃。

鈴鈴道:你若敢吃他,小心吃下去哽著喉嚨,吐不出來。

至尊寶道:我吃人從來不吐骨頭的。

鈴鈴眨了眨眼,道:你難道就不想知道他是誰嗎?

至尊寶道:我若想知道,我自己會問他,用不著你操心,何況--我只要他是個男人就夠了。

她轉過頭向藍蝎子一笑,道:幫幫忙,把這小丫頭弄出去,這地方還不錯,我想暫借用一下,你可不準偷看。

李尋歡全身的肉都麻了,想吐也吐不出,想死也死不了,只希望藍蝎子來找他報仇,快些給他一刀。

怎奈藍蝎子卻像是完全不認得他了,一直冷冷的站在那里,連看都不看他一眼,此刻忽然一字字道:這男人我也要。

至尊寶的面色驟然變了,大聲道:什么?你說什么?

藍蝎子面無表情,還是一字字道:這男人我也要!

至尊寶瞪著他,眼睛里露出了兇光,厲聲道:你敢跟我搶?

藍蝎子道:搶定了。

至尊寶臉上一陣青,一陣白忽又笑道:你若真想要他,我們姐妹倆的事好商量。

藍蝎子道:我不是要他的人,我是要他的命!

至尊寶顏笑道:這就更好辦了,等我要過他的人,你再要他的命也不遲呀。

藍蝎子道:等我要過他的命,你再要他的人吧。

至尊寶目中雖已又有怒意,還是勉強笑道:我雖然很喜歡男人,但對死人卻沒什么興趣。

藍蝎子道:他現在豈非和死人差不多。

至尊寶笑道:他現在不能動,只不過是因為被人點了穴道,我自然有法子要他動的。

藍蝎子道:等他能動的時候,我再想要他的命就遲了。

鈴鈴悠然笑道:不錯,等他能動的時候,只要他的手一動,你們就再見了!

至尊寶動容道:你說他是誰?

鈴鈴道:他就是小李飛刀!

至尊寶呆住了,才搖頭道:我不信,他若真是李尋歡,怎會看上你這么樣一個小丫頭。

鈴鈴道:他并沒有看上我,是我看上他,所以才希望你們快殺了他。

至尊寶道:為什么?

鈴鈴道:我家小姐告訴我,你若看上一個男人,他卻看不上你,那么你就寧可要了他的命,也不能讓他落到別的女人手上。

至尊寶嘆了口氣,道:想不到這小丫頭的心腸竟比我還要毒辣。

鈴鈴道:難道你還想要他的人么?你真有這么大的膽子?

至尊寶沉吟道: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風流,能和李尋歡這樣的名男人作一夜夫妻,就算死也不冤枉了。

她又向藍蝎子一笑,接著道:但你也不必著急,我要他的人之后,還是有法子讓你要他的命。

藍蝎子沉著臉不說話。

至尊寶道:你莫忘了,我這次來,是為了要幫你的忙,你好歹也得給我個面子。

藍蝎子默然半晌道:男人的手若被砍了,你還有興趣么?

至尊寶道:手斷了倒沒有什么關系,只要別的地方不斷就行了。

藍蝎子道:那么我就要他的一只手!

至尊寶想了想道:左手還是右手?

藍蝎子恨恨:他折斷了我的右手,我也要他的一只右手。

至尊寶嘆了口氣,道:好,你來吧--但切莫弄得鮮血淋漓,叫人惡心,用你那根蝎子尾巴隨便在他手上螫一下就算了吧。

藍蝎子道:好,就這么辦。

她慢慢的走了過來,眼睛閃著亮光。

鈴鈴大聲道:你們真敢這么樣對他?

至尊寶柔聲道:小妹妹,難道你又心疼了么?

她話未說完。

藍蝎子衣袖中已飛出一道青藍色的電光,閃電般向李尋歡右臂刺下。

只聽一聲慘呼,歷久不絕。

李尋歡的人,砰的跌在地上!

誰也想不到這聲慘呼竟是至尊寶發出的。

慘呼聲中,她已拋下了李尋歡,瘋狂般向藍蝎子沖了過去。

藍蝎子腰肢一扭,滑開了七八尺。

誰知至尊寶的腰肢雖比水桶還粗,動作反應卻奇快無比。驟然一翻身,已抓住了藍蝎子的手。

藍蝎子的臉都嚇白了。

至尊寶一張臉變成青藍色,變得說不出的猙獰可怖,咬牙道:你--你好大的膽子,敢暗算我,我要你的命!

只聽咔嚓一聲,藍蝎子的一只手已被連著衣袖擰了下來。

藍蝎子又滑開數尺,臉上竟連半點痛苦之色都沒有。

至尊寶擰斷的是她的一只右手。

藍蝎子已忽然大笑起來,格格笑道:你再看看你手里抓的是什么?

至尊寶一抬手,只見裹在半截衣袖中的只不過是一段閃著青光的蝎子尾巴,原來藍蝎子右手被李尋歡斬斷后,就將自己用的兵器接在斷腕上,用她那寬大的衣袖遮住誰也看不出。

藍蝎子道:中了我蝎尾之毒,走不出七步必死無疑,就算你身子比別人大些,毒性發作慢睦,你能再走三步還不倒下,我佩服你。

至尊寶狂吼一聲,又沖出。

她果然還未沖出三步,就已倒下。

藍蝎子再也不看她一肯,轉身走到李尋歡面前,垂著頭,冷冷望著他,才道:伊哭就是為了去找林仙兒才會死的,我到這里來,本是為了要找林仙兒算帳,和你本無關系。

鈴鈴又插嘴道:你若想他說話,為什么不解開他的穴道?

藍蝎子不理她,又道:你雖然廢了我的一只手,卻未要我的命,總算對我有恩,我這人一生恩怨最分明,你對我有點水之恩,我就不能眼看著你被那豬糟塌。

李尋歡暗中嘆息了一聲,他實未看出藍蝎子竟是這樣的一個人。

藍蝎子冷冷道:現在我既已還了你的債,你欠我的自然也非還不可,我也要你一只右手,這總不算過份吧。

李尋歡忽然笑了笑,慢慢將右手伸了出來。

藍蝎子呆住了,鈴鈴也呆住了。

李尋歡的手竟已能活動,竟未發出他的小李飛刀!

藍蝎子望著這只手,哪里還能說得出話來。

鈴鈴卻忍不住道:你這只手怎么能動了?

李尋歡苦笑道:我本就在運氣解穴,只可惜功夫不到家,一直無法沖破最后一關,誰知方才那一跌,卻幫了我的忙。

鈴鈴道:那么你為何如此聽話,她要你這只手,你就伸出來給她,你--為何不給她一刀?

李尋歡沉下了臉,也不理她了,緩緩道:藍姑娘,你要的實不過份,我也毫無怨言,請。

藍蝎子沉默了很久,才長長嘆息一聲,道:世上竟真有這樣的人--她將這句話一連說了兩遍,突然跺了跺腳,掉頭就走。

但李尋歡不知何時已躍起,擋住了她的去路,道:請等一等。

澳门十大娱乐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