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俠小說網 > 武俠小說 > 多情劍客無情劍 >

第四十八章 女巨人

游龍生不但劍法快,手里用的奪情劍也可算是柄吹毛斷發的利器,李尋歡對這柄劍的鋒利也清楚得很。

他不信有任何人的血肉之軀能擋得住這一劍!

只聽一聲驚呼,游龍生的人竟突然彈了出來,跌坐在李尋歡身旁的一個胖女人身上。

這女人吃吃笑著,摟住了他。

再看那柄劍,還插在大歡喜女菩薩的咽喉上。

但大歡喜女菩薩卻還是好好坐在那里,笑瞇瞇地瞧著李尋歡。

李尋歡簡直說不出話來了。

這位大歡喜女菩薩,竟以脖子上的肥肉,將這柄劍夾住!

這種功夫別人非但別人沒有看到過,簡直連聽都沒有聽說過。

只聽她笑道:胖女人也有胖女人的好處,這話現在你總該相信了吧?

李尋歡嘆了口氣,道:女菩薩的功夫,果然非常人能及。

這一點也不得不承認,因為誰也沒有她那么多肥肉。

大歡喜女菩薩道:我也聽說過你的飛刀,百發百中,連我那寶貝干兒子都躲不開你的一刀,你自己當然也覺得自己滿不錯了,是嗎?

李尋歡沒有說話。

大歡喜女菩薩道:你就是仗著你的刀,才敢到這里來的,是嗎?

她帶著笑道:但你那手飛刀能殺得了我么?

李尋歡嘆了口氣,道:殺不了。

大歡喜女菩薩笑了,道:你現在還想不想將藍蝎子帶走呢?

李尋歡道:想。

大歡喜女菩薩臉色也不禁變了變,但立刻笑道:有趣有趣,你這人真有趣極了,你想用什么法子將藍蝎子帶走呢?

李尋歡疲乏:我慢慢地想,總會想出個法子來的。

大歡喜女菩薩眼又瞇了起來,道:好,那么你就留在我這里,慢慢地想吧。

李尋歡道:這里既然有酒,我多留幾日也無妨。

大歡喜女菩薩道:我這酒可不是白喝的。

李尋歡道:你想要我怎樣?

大歡喜女菩薩笑道:本來我還嫌你稍老了一點,但現在卻越看你越鐘意了,所以,你也用不著再想別的法子,只要你留在這里陪我幾天,我就讓你將藍蝎子帶走。

李尋歡還是在笑,悠悠道:你不嫌我才,我卻嫌你太胖了,你若能將身上的肉去掉一兩百斤,就算陪你幾個月也無妨,現在么--他搖了頭,淡淡道:現在我實在沒有這么好的胃口。

大歡喜女菩薩面上驟然變了顏色,冷笑道:你敬酒不吃,要吃罰酒,好。

她忽然一揮手。

坐在李尋歡四側的幾個胖女人立刻站了起來。

她們的人雖然胖,但動作卻不慢,腿一伸,四面八方地向李尋歡包圍了過來。

屋頂很低,李尋歡既不能往上躍,也不能往外沖--看到這些女人身上的肥肉,他簡直一看著就惡心。

但這些女人卻擠越近,竟似想將他夾在中間,他的飛刀若出手,縱能擊倒一個,別的人照樣還是要沖上來的。

若真的被她們夾住,那滋味李尋歡簡直連想都不敢想。

只聽大歡喜女菩薩道:李尋歡,我知道連少林寺的羅漢陣都困不住你,但你若能破了我這肉陣,才真的算你有本事。

她笑聲越來越大,小樓下的木架,也被壓得吱吱發響。

李尋歡眼睛亮了,他忽然想到了鈴鈴。

鈴鈴沒有上樓。

她不會眼看著李尋歡被困死,她一定在想法子--就在這時。只聽轟的一聲,整座樓都垮了下去,只聽哎喲,噗咚之聲不絕于耳,滿屋子的人也隨著跌了下去。

屋頂也裂開了個大洞。

李尋歡身形掠起,燕子般自洞口穿出。

他以為大歡喜女菩薩一定也跌了下去,她身子至少也有三四百斤,這一跌下去,縱然能爬起來,至少也得費半天勁。

誰知這大歡喜女菩薩不但反應快得驚人,輕功也絕不比別人差,李尋歡身子剛掠出,就聽得又是轟的一聲大震。

大歡喜女菩薩又將屋頂撞破了個大洞,就像是個大氣球似地飛了出來,連星光月色都被她遮住。

小樓還在繼續往下倒塌,灰土彌漫,瓦礫紛飛。

李尋歡頭也不回,掠下地面。

只聽大歡喜女菩薩笑道:李尋歡,你既已被我看中,就再也休想跑得了。

笑聲中,她整個人已向李尋歡撲了過來。李尋歡只覺風聲呼呼,就仿佛整座山峰都已向他壓下。

他的手突然向后揮出。但見寒光一閃,小李飛刀終于出手!

出手一刀,例不虛發!

鮮血飛泉般自大歡喜女菩薩臉上標出。

這一次李尋歡飛刀取的并非她咽喉,而是她的右眼!他的飛刀一出手,就知道絕不會落空。

他有這信心。

但大歡喜女菩薩的笑聲卻仍未停頓,笑得李尋歡有點毛骨悚然。他忍不住回頭,只見大歡喜女菩薩正一步向他走過來,面上鮮血流個不停,飛刀還插在她眼眶里。

但她卻絲毫不覺痛苦,格格笑道:李尋歡,我已看上你,你就跑不了的,你還有幾把飛刀,一齊使出來吧,像這么大的刀,就算有一百把都插在我身上,我也不在乎!她忽然反手拔出那把刀,放在嘴里大嚼起來。

一柄精鋼鑄成的飛刀,竟被她生生嚼碎。

李尋歡不禁怔住了。

這女人簡直不是人,簡直是個上古洪荒時代的巨獸。

就在這時,突聽大歡喜女菩薩發出一聲驚天劫地般的狂吼,整個樹林都似已被這吼聲震得搖動起來。

李尋歡只見到一點碧森森的劍尖忽然自她前胸突出,接著,就有一股鮮血暴雨般飛濺了出來。

然后,才見到游龍生雙手握著奪情劍的劍柄,一把三尺七寸長的奪情劍,已全都刺入了大歡喜女菩薩的后背。

劍尖自后背刺入,前心穿出。

大歡喜女菩薩的人跟著倒下,恰巧壓在游龍生身上。

只聽喀嚓之聲一連串的響,游龍生全身的骨頭都似已被她壓斷,但他卻咬緊牙關,不出一聲。

大歡喜女菩薩牛一般地喘息著,道:是你--原來是你!

游龍生也喘息:你想不到吧--

大歡喜女菩薩道:我對你不壞,為何要暗算我?

游龍生臉上的冷汗一粒往外冒,咬牙道:我一直沒有死,就為的是在等著這么樣的一天--他已被壓得連呼吸都已將停止,眼前漸漸發黑,只覺得大歡喜女菩薩身子一陣抽搐,忽然滾了出去。

然后,他就看到了李尋歡那雙永遠都帶著一抹憂郁的眼睛,他也感到有一雙穩定的手正在替他擦著額上的冷汗。

這雙手雖然隨時都取人的性命,卻又隨時都在準備著幫助別人,這雙手里有時握著的雖是殺人的刀,但有時卻握著滿把同情。

游隴生勉強擠出一絲笑容,卻失敗了,只能掙扎道:我不是游龍生。

李尋歡黯然半晌,才沉重地點了頭,道:你不是。

游龍生道:游龍生早已-早已死了。

李尋歡道:是,我明白。

游龍生道:你今日根本未見到游龍生。

李尋歡道:我只知道他是我的朋友,別的我都不知道。

游龍生嘴角終于露出一絲微笑,嗄聲道:能交到你這種朋友的人,實在是運氣,我只恨--他只覺一口氣似已提不起來,用盡全身力氣,大呼道:我只恨為何不死在你手里!

黎明。

楓林外添了三堆新墳。是游龍生、藍蝎子和大歡喜女菩薩的墳--掘墳的正是她自己的門下。

她們對大歡喜的死,竟絲毫不覺得悲憤,顯見這位女菩薩并非真的有菩薩心腸,活著時也并不討人歡喜。

使這小樓倒塌的,果然是鈴鈴。

她自己覺得得意:我只不過弄松了一根柱子,小樓就倒了下來,若不是我見機得快,險些就要被活活壓死。

見到大歡喜的門下一個個全都走了,她又覺得很奇怪!

她們為什么沒有替師傅報仇的意思呢?

李尋歡道:這也許是因為那位女菩薩只顧著拼命填她們的肚子,卻忘了去照顧她們的心。

鈴鈴道:不錯,一個人的肚子若太飽,就懶得用心了。

鈴鈴的小嘴嘟了起來,恨恨道:我知道你心里只有藍蝎子,她的腰比我細。

李尋歡道:你以為我心里只有藍蝎子?

鈴鈴道:當然,為了她,你不惜冒那么大的險,不惜去拼命,其實她早已死了,根本就用不著你為她操心。

李尋歡道:她活著時若是我的朋友,死了也是我的朋友。

鈴鈴道:那么--我難道就不是你的朋友?

李尋歡道:當然是。

鈴鈴道:你既然肯為死了的朋友去拼命,為什么不能替活著的朋友想想呢?

說著說著,她眼圈又紅了,道:我本來就沒有親人,現在連家都沒有了,你難道真能眼看著我活在世上,每天向人家要剩飯吃?

李尋歡只有苦笑。

他發覺現在的女孩子越來越會說話了。

鈴鈴從指縫里偷瞟了他一眼,悠悠道:何況,你若不帶我走,怎能找到我家小姐呢?你若找不到我家小姐,又怎能找到你的朋友阿飛?

阿飛正在喝湯。

牛肉湯,燉得很香,很濃。

阿飛捧在手里慢慢地啜著,眼睛茫然直視著湯的邊緣,一點表情也沒有,仿佛根本辨不出這碗湯的滋味。

林仙兒坐在對面,手托著腮,溫柔地望著他,道:最近你臉色不太好,多喝些湯吧,這湯滋補得很,冷了就不好吃了。

阿飛仰起頭,將一大碗湯全都喝了下去。

林仙兒輕輕替他抹了抹嘴,道:好不好喝?

阿飛道:好。

林仙兒道:要不要再替你添一碗?

阿飛道:要。

林仙兒嫣然道:這就對了,最近你吃飯吃得比以前少得多,就該多喝幾碗湯。

屋子很簡陋,卻是新粉刷過的,連廚房的墻都沒有被油煙熏黑,因為他們剛搬來不到兩天。

林仙兒又添了碗湯,捧到阿飛面前,笑道:這地方雖不大,菜市場卻不小,只不過賣肉的有點欺生,一斤肉就要多算我十文錢。

阿飛忽然道:明天我們不喝牛肉湯了。

林仙兒道:為什么?你不喜歡?

阿飛道:我喜歡,可是我們喝不起。

林仙兒笑了,柔聲道:你用不著為錢發愁,這幾年狐皮衣服正風行,上個月你打的狐貍,我一共賣了二十七兩銀子,到現在還沒用完。

阿飛道:總要用完的,這地方又沒有狐貍可打。

林仙兒道:等用完時再說吧,何況,我還有私房錢。

阿飛道:我不能用你的錢。

林仙兒眼圈立刻紅了,低頭道:為什么不能?這些錢既不是偷來的,也不是搶來的,是我替人家縫補,用十根手指辛苦賺來的。

澳门十大娱乐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