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俠小說網 > 武俠小說 > 多情劍客無情劍 >

第五十章 溫柔陷阱

謝天靈乃點蒼掌門,號稱天南第一劍客,平生縱橫無敵,卻曾在郭嵩陽手下敗過三次,而且敗得心服口服。

如今連郭嵩陽都已死在他劍下,謝天靈自然更不是他的敵手,謝天靈的弟子就更不必說了。

藍衣少年的臉色變了。

無論誰都可看出荊無命絕不是個說大話的人。

荊無命道:我一出手就可取你性命,你信不信?

藍衣少年咬著牙,不說話。

只見劍光一閃,荊無命的劍不知何時已出手。

冰涼的劍尖,不知何時已抵住了他的咽喉。

荊無命冷冷道:我一出手就可取你性命,你信不信?

藍衣少年汗如雨下,嘴唇已咬得出血,嗄聲道:你為何不索性殺了我?

荊無命道:你想死?

藍衣少年大聲道:大丈夫死有何懼?你只管下手吧!

他雖然拼命想裝出視死如歸的豪氣,卻裝得并不太高明。

荊無命道:我若不想殺你,你也想死么?

藍衣少年怔住了。

若是還能好好地活著,有誰會真的想死?

荊無命道:我知道你本想為她而死,要她覺得你是個英雄,但你若真的死了,她還會喜歡你么?

他冷冷道:她若死了,你還會不會喜歡她?

藍衣少年說不出話來了。

他覺得好冰冷的劍鋒已離開了他的咽喉。

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個呆子。

荊無命道:在女人眼中,一百個死了的英雄,比不上一個活著的懦夫,這正如在你眼中,一百個死了的美人,也比不上一個活著的女人....這道理你難道還不明白?

藍衣少年擦了擦汗,勉強笑道:我明白了。

荊無命道:現在你還想死么?

藍衣少年紅著臉道:活著也沒有什么不好。

荊無命道:很好,你總算想通了。

他冷冷接著道:我素來不喜多話,今日卻說了很多,為的就是要你想通這道理....等你想通這道理,我才好殺了你。

藍衣少年駭然道:你要殺我?

荊無命道:我從來只發問,不回答,只有對快死的人是例外。

藍衣少年道:可是......可是你既然要殺我,為何又要說那些話。

荊無命道:因為我從不殺自己想死的人.....你若本想死,我殺了你也無趣得很。

藍衣少年狂吼一聲,一劍刺出。

他的吼也很短促,因為他的手剛抬起,荊無命的劍已刺入了他的嘴,那冰冷的劍鋒就貼在他舌頭上。

是咸的。

他畢竟嘗到了死的滋味。

劍已入鞘。

荊無命有個很奇特的習慣,那就是他每次殺了個人后,一定將劍很快地插回劍鞘,就好像他已不打算現用了似的。

因為他知道別人看到他的劍還在鞘中時,總會比較疏忽大意些。

他喜歡疏忽大意的人,這種人死得通常是比較快的。

林仙兒一直在瞧著他,仔細觀察著他每一個動作,她目中一直帶著溫柔的笑意,就仿佛初戀的少女在瞧著自己的情人。

荊無命始終沒有向她這邊瞧過一眼。

林仙兒已擺出了最動人的姿勢,在迎接著他。

他已走了過來,卻還是沒有向她瞧上一眼。

林仙兒雖還在笑著,瞳孔卻已收縮。

她已發覺有些不對了。

和她好過的男人若再見著她,那雙眼睛一定會像餓貓般盯著她,但這男人卻連眼角都未瞟過她,就好像她身上有毒一樣。

林仙兒的腰肢扭動著,那兩個年輕的轎夫眼睛早已發直了,根本未瞧見那比閃電還快的劍光。

他們的慘呼剛出,荊無命的劍已入鞘。

他的人已到了林仙兒面前。

但他那雙死灰的眼睛,還是空空洞洞地凝注著遠方。

遠方是一片黑暗。

林仙兒嘆了口氣道:你為什么不敢看我?難道怕看了我一眼后,就不忍殺我了么?

荊無命嘴角的肌肉直抽搐,過了很久,才厲聲道:你已知道我要來殺你?

林仙兒點了點頭,道:我知道......一個人無論多冷酷,多無情,但要殺他自己所愛的人時,神色看來總會有些不同的。

她凄然一笑,接著道:我只想問你一句話,我既然也快死了,你總該回答我吧?

荊無命又沉默了很久,才冷冷道:你問吧,對將死的人,我從不說謊。

林仙兒凝注著他的臉,一字字:我只問你,是誰要你來殺死我的?為了什么?

荊無命的手緊握,厲聲道:沒有別人,也沒有理由。

林仙兒道:一定有別人...要殺我的人,一定不是你自己。她笑了笑,笑得更凄涼,然后才幽幽地接著道:我知道你愛我,絕不忍殺我。

荊無命的手握得更緊,幾乎已可聽到他的骨節在響。

但他面上還是毫無表情,反而冷笑道:你真的知道?你有把握?

林仙兒道:我有把握,你若不愛我,就不會殺死這些人了。

荊無命居然沒打斷她的話,反而在等著她說下去。

林仙兒道:你殺他們,只因你在嫉妒。

荊無命道:嫉妒?

林仙兒道:只要碰過我的人,甚至看過我的人,你就想要他們的命,這就是嫉妒,就是吃醋,你若不愛我,怎會吃醋?

荊無命的臉色發白,冷冷道:我只知道我要殺你,我要殺的人,就再也休想活下去!

林仙兒道:你若真要殺我?為什么連看都不看我?你不敢?

荊無命的手緊緊握著劍柄,甚至在這種黯淡的燈光下,也可看出他臉上正在一粒粒地冒著汗。

冷汗。

林仙兒盯著他的臉,緩緩道:你若連看都不敢看我,就算殺了我,也一定會后悔的。

她試探著,慢慢地伸出了手。

荊無命沒有動。

林仙兒的手終于握住了他的手,然后她的人也偎入了他的懷里,她的手也從他手臂滑上他的胸膛柔聲道:你自己若拿不定主意,就帶我去見他吧。

她的手指動得很靈巧,而且總知道應該在什么地方停住。

荊無命的呼吸和肌肉都已緊張,嗄聲道:你....你要見誰?

林仙兒道:去見那要你來殺我的人,我一定可以讓他改變主意....

她咬著他的耳朵輕輕地接著道:你放心,我絕不會讓你后悔的。

荊無命還是沒有看她,卻緩緩轉過頭,望著那黝黑的樹林。

林仙兒眼珠子一轉,悄悄道:他就在那樹林里?

荊無命沒有回答,已用不著回答。

林仙兒柔聲道:好,我去見他,他若一定不肯放過我,你再殺我還來得及。

荊無命等她轉過身,目光才終于投注在她的背影上,他那雙死灰色的眼睛里,第一次有了感情。

是什么感情呢?是歡愉?是悲傷?是悔恨?

這連他自己也分不清。

黝黑的樹林里,看不到一點光。

林仙兒雖然走得并不快,還是幾乎撞在一個人的身上。

這人站在那里,就像是一座山,冰山。

其實他的身材也不算十分高大,但看起來卻令人覺得高不可攀。

林仙兒本來當然可以避開的,但她并沒有這么樣做,整個人已倒入了這人的懷里。

這人居然沒有伸手去扶她。

林仙兒喘息著,自己站穩了,喘息著道:這里真黑真對不起。

她站得和這人距離還不到一尺,她相信這人一定可以嗅得到她的呼吸,她相信她的呼吸一定可令男人心動。

這人卻只是緩緩道:你能令荊無命不殺你,用的就是這種法子?

林仙兒道:要他殺我的人就是你?你就是上官幫主?

這人道:不錯,我可以告訴你,你這種法子,對我是沒有用的。

他的聲音既不冷酷,也不險森,只是平平淡淡的,絕不帶絲毫感情,無論說什么話,都好像是在念書。

林仙兒道:那么,我要用什么法子,才能打動你呢?

上官金虹道:你有什么法子,不妨都用出來試試。

林仙兒道:我也知道你絕不會很容易就被女人打動的,但你為什么要荊無命殺我?

上官金虹道:隨時要殺的人,就不能有感情,要訓練出一個全無感情的人并不容易,我不能看著他毀在你手上。

林仙兒笑了,道;但你若要他殺了我,你的損失就更大。

上官金虹道:哦?

林仙兒道:我自然比荊無命有用得多。

上官金虹道:哦?

林仙兒道:荊無命只會殺人,我也會殺人,他殺人還要用劍,還要流血,這已經落了下乘,殺人非但看不見血,也用不著刀。

上官金虹道:他殺人至少比你快。

林仙兒道:快固然不錯,但慢也有慢的好處,你說是么?

上官金虹沉默了半晌,道:你除了會殺人外,還有什么好處?

林仙兒道:我很有錢,我的錢已多得連數都數不清,多得可以要人發瘋。

上官金虹道:這好處的確不小。

他聲音里似已有了笑意,因為他很了解錢的用處。

林仙兒道:我當然也很聰明,可以幫你做很多事。

上官金虹道:不錯,你一定很聰明,笨人是絕不會有錢的。

林仙兒道:除此之外,我當然還有別的好處.....

她聲音忽然變得很低,很媚,笑道:只要你是男人,很快就會知道我說的不假。

上官金虹又沉默了半晌,才一字字道:我是男人。

樹林里,已開始有霧。

荊無命全身已被霧水濕透。

他還是動也不動地站在那里,就像是已完全麻木。

霧很濃,什么都瞧不見。

是什么聲音?是呻吟?還是喘息。

林仙兒道:天已快亮了,我還是要去了。

上官金虹道:為什么?

林仙兒道:因為有人在等我。

上官金虹道:誰?

林仙兒道:阿飛,你當然聽說過他。

上官金虹道:我只奇怪你為何還沒有殺了他,你殺人的確太慢。

林仙兒道:我不能殺他,也不敢。

上官金虹道:為什么?

林仙兒道:因為我若殺了他,李尋歡就一定會殺死我。

上官金虹忽然不說話了。

林仙兒嘆了口氣,道:我知道你也沒有殺死李尋歡,否則也就不會要荊無命來殺我了,你就是要荊無命去對付李尋歡,所以才怕他變得軟弱。

上官金虹沉默了很久道:你很怕李尋歡?

林仙兒嘆道:簡直怕得要命。

上官金虹道:他比我如何?

林仙兒道:他比你還可怕,因為我可以打動你,卻絕對無法打動他。

她又嘆了口氣,道:他這人什么都不要,這就是他最可怕的地方。

上官金虹道:他也是人,他想必也有弱點。

林仙兒道:他唯一的弱點就是林詩音,但我卻不敢用林詩音去要挾他。

上官金虹道:為什么?

林仙兒道:因為我沒有把握,只要他的刀在手,我無論做什么都沒有把握。

她長長嘆息一聲:所以只要他活著,我就不敢動。

上官金虹沉默了很久,緩緩道:你放心,他活不長的。

澳门十大娱乐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