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俠小說網 > 武俠小說 > 多情劍客無情劍 >

第八十九章 勝 敗

阿飛的腿彎下,整個人都似在抽搐,他又有了那種"無可奈何"的感覺,這種感覺每次都要令他發瘋。

但發瘋也沒有用。

李尋歡就在這扇門里,慢慢的受著死的折磨。

他們卻只能在外面等著。

等什么呢,等上官金虹自己開門走出來?

他出來的時候,李尋歡就不會再活著。

等什么呢?只不過是在等死而已。

上官金虹自然也決不會讓他們活著,他出來的時候,也就是他們死的時候。

孫小紅突然走過來,用力拉起阿飛,道:"你快走吧。"阿飛道:"你……你叫我走?"

孫小紅道:"你非走不可,我。。。"

阿飛道:"你怎么樣?"

孫小紅用力咬著嘴唇,過了很久,才垂著頭道:"我跟你不同。"阿飛道:"不同?"

孫小紅道:"我早就說過,他死了,我也不能獨活,可是你……"阿飛道:"我并不想陪他死。"

孫小紅道:"那么你就該走。"

阿飛道:"我也不想走。"

孫小紅道:"為什么?"

阿飛道:"你應該知道我是為什么。"

孫小紅道:"我知道你一定要為他復仇,但那也用不著急在一時,你可以等。。。"阿飛道:"我也不能等。"

孫小紅道:"不能等就……就……"

阿飛道:"就怎么樣?"

孫小紅嘴唇已咬出血,道:"就死!"

阿飛凝視著竹劍上的血跡。

血已干枯。

孫小紅道:"我也知道你一定還想試試,但那也沒有用的。"阿飛道:"你留在這里陪他死又有什么用?"

孫小紅說不出話來了。

阿飛緩緩道:"你留下來,只因為有件事你縱然明知做了沒有用,還是非做不可。"孫小紅長長嘆息一聲,黯然道:"你說話的口氣越來越像他了。"阿飛沉默了很久,無言的點了點頭。

他承認,不能不承認。

只要是人,只要和李尋歡接觸較深,就無法不被他那種偉大的人格感動。

若不是遇見李尋歡,阿飛只怕早已對人類失去了信心。

"絕不要信任任何人,也絕不要受任何人的好處,否則你必將痛苦一生。"阿飛的母親這一生顯然充滿了痛苦和不幸,阿飛幾乎從未看到她笑過,她死得很早,只因她對人生已毫無希望。

"我對不起你,我本該等你長大后再死的,可是我已不能等,我實在太累了……我什么都沒有留給你,除了那幾句話,那是我自己親身得到的教訓,你絕不可忘記。"阿飛從來也沒有忘記。

他從荒野中走入紅塵,并不是為了要活得好些,而是為了要象人類報復,為他的母親報復。

但他第一個人就遇見了李尋歡。

李尋歡使他覺得人生并不如他想象中那么痛苦,殺人也并不像他想得那么丑惡,他在李尋歡身上發現了許多許多美德。

他本來根本不相信世上有這些美德存在。

他著一生受李尋歡的影響實在太多,甚至比他的母親還多。

因為李尋歡教給他的是"愛",不是恨。

愛永遠比恨更容易令人接受。

可是現在,他卻不能不恨!

他恨得想毀滅,毀滅別人,毀滅自己,毀滅一切。

他覺得這太不公平,像李尋歡這樣的人,本不該這么樣死的。

孫小紅忽又嘆了口氣,凄然道:"上官金虹若知道我們就在這里等著,一定開心的很。"阿飛咬著牙道:"就讓他開心吧,這世上本就只有好人才痛苦,開心的本來就是惡人!"突然一人道:"你錯了!"

鐵門雖沉重,但開門的聲音卻不會發出任何聲音。

不知何時門已開了。

從門里慢慢走出來的人,赫然竟是李尋歡。

他看來顯得很疲倦,但還是活著的。

活著,這才是最重要的事!

阿飛和孫小紅猝然回首,怔住,眼淚慢慢的流了下來。

這是歡喜的眼淚,喜極時也和悲哀時一樣,除了流淚外,什么話都說不出來,什么事都不能做,甚至連動都無法動。

李尋歡也已有熱淚盈眶,嘴角卻帶著笑,緩緩道:"你錯了,這世上的好人是永遠不會寂寞的,惡人痛苦的時候也永遠要比開心的時候多得多。"孫小紅突然撲過去,撲在他懷里,不停的啜泣起來。

她實在忍不住要喜極而泣。

又過了很久,阿飛才長長吐出口氣,卻還是忍不住要問。

"上官金虹呢?"

李尋歡輕撫著孫小紅的柔發,道:"想必也很痛苦,因為他畢竟還是做錯了一件事!"阿飛道:"他做錯了什么?"

李尋歡道:"他的確有很多機會能殺我,他甚至可以令我根本無法還手,可是他卻故意將機會錯過了。"像上官金虹這樣的人,怎會將機會錯過?

孫小紅也忍不住問道:"為什么?"

李尋歡笑了笑,道:"因為他心里始終想賭一賭。"孫小紅眸子里發出了光,道:"他當然不相信'小李飛刀,例不虛發'這句話的。"李尋歡道:"他不信--任何人他都不信,這世上根本沒有一件能讓他相信的事。"孫小紅道:"結果呢?"

李尋歡淡淡道:"他輸了!"

他輸了!

這只不過是簡簡單單的三個字。

決定勝負也只不過是一剎那間的事。

但這一剎那卻是何等緊張,何等刺激的一剎那!

這一剎那對江湖的影響又是何等深!

那一閃的刀光又是何等驚心!何等壯麗!

孫小紅只恨自己沒有親眼看到一剎那間發生的事!

甚至不必親眼看到,只要去想一想,她的呼吸都不禁為之停頓!

流星也很美,很壯麗。

流星劃破黑暗時所發出的光芒,也總是令人興奮,感動。

但就連流星的光芒也無法和那一閃的刀芒比擬。

流星的光芒短暴。

這一閃刀光留下的光芒,卻足以照耀永恒!

門已經開了。

沒有人能永遠將整個世界都隔離在門外。

你若想和世人隔絕,必先被世人拋棄!

阿飛走進了這扇門。

第一眼,他就看到了那柄刀,那柄神奇的刀。

小李飛刀!

刀并沒有直接插入上官金虹的咽喉,但卻足以致命!

刀鋒是從喉結下擦著鎖骨斜斜向上刺入的,這一刀出手的部位顯然很低。

這一代梟雄死的時候,也和其他那些他所卑視的人沒什么兩樣,也同樣會驚慌,同樣會恐懼。

生命原是平等的,尤其是在死的面前,人人都平等,但有些人卻偏偏要等到最后結局時才懂得這道理。

上官金虹臉上也充滿了驚懼,懷疑,不信。

他也像別人一樣,不信這一刀會如此快!

甚至連阿飛都很難相信,他甚至想不通這一刀是如何出手的。

他恨不得李尋歡能將當時的情況說得詳細些,但他也知道李尋歡是不會說。

那一瞬間的光芒,那一刀的速度,根本就沒人能說得出。

"他輸了!"

上官金虹的手緊握,仿佛還抓住什么,他是不是還不認輸?

只可惜現在他什么都再也抓不住了。

阿飛心里忽然覺得很悶,忽然對這人覺得很同情心,這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為了什么?

也許他同情的不是上官金虹,而是他自己。

因為他是人,上官金虹也是人,人都有相同的悲哀和痛苦。

他雖然沒有輸,可是他又抓住了什么?得到了什么?

過了很久,阿飛才轉過頭。

他這才看到荊無命。

荊無命卻似乎根本沒有發現別人進來,他雖然就站在阿飛身旁的那張大桌子后面,卻仿佛是站在另一個世界里。

他眼睛雖是在瞧著上官金虹,其實卻是在瞧著他自己。

上官金虹的生命就是他的生命,他就是上官金虹的影子。

生命若已消失,哪里還有影子?

無論在什么時候只要荊無命在那里,每個人都會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威脅,無形的殺氣。

但現在,這種感覺已不存在了。

阿飛走進著屋子里的時候,甚至根本沒有感覺到有他這個人存在。

他雖然活著,卻已只不過剩下一個空空的軀殼而已,正如一把無鋒的劍,就算還能存在,也已失去了意義。

阿飛又不禁在暗中嘆息,他很了解荊無命此時的心情。

因為他自己也曾有過這種經歷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荊無命忽然走了過來,用一只手托起上官金虹的尸首。

他還是沒有看別人一眼,慢慢的向外走,眼看已將走出門。

阿飛忽然道:"你不想報仇?"

荊無命沒有回頭,連腳步都沒有停。

阿飛冷笑道:"你不敢?"

荊無命腳步驟然停下。

阿飛道:"你腰上既然還有劍,為何不敢抽出來?難道你的劍只是擺擺樣子的么?"荊無命霍然回身。

尸體已落下,劍已出手!

劍光一閃,刺向阿飛的咽喉。

他出手還是很快,甚至還是和以前同樣快,但也不知為了什么,這一劍距離阿飛咽喉還有半尺時,阿飛手里的竹劍已先到了他的咽喉。

阿飛削了三柄劍,這是第二柄。

他凝視著荊無命,緩緩道:"你還是很快,但不能殺人了,你可知道為了什么?"荊無命的劍垂下。

阿飛道:"這只是因為你比別人更想死,當然就殺不了別人。"荊無命本全無生命的眼睛里,忽然露出一絲沉痛凄涼之色,又過了很久,才黯然道:"是。"阿飛道:"我卻能殺你。"

荊無命道:"是。"

阿飛道:"但我不殺你。"

荊無命道:"你不殺我?"

阿飛道:"我不殺你,只因為你是荊無命!"

荊無命的臉忽然扭曲。

他已憶起這句話正和那天他第一次遇到阿飛時完全一樣,只不過那天他說的話,現在卻變成阿飛在說了。

他仔細咀嚼著這幾句話,眼睛里似有火焰燃起,就像是一堆死灰復燃。

阿飛凝視著他,忽又道:"你可以走了。"

荊無命道:"走?……"

阿飛道:"你給了我一次機會,我也給你一次……最后一次。"阿飛瞧著荊無命走了出去,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。

"以牙還牙,以血還血!"

荊無命以前所給他的,現在他已同樣還給了荊無命。

一個人的心若已死,只有兩種力量才能令他再生。

一種是愛,一種是恨。

阿飛自己就是靠了愛的力量而重生的,現在,他卻要以恨的力量來激發荊無命生命的潛力。

他想要荊無命活下去。

假如這也算是報復,那么這種報復只怕就是世上最偉大的報復了,假如世上的報復都和他一樣,人類的歷史必定更輝煌,人類的生命必將永存。

無論如何,報復總是愉快的。

但阿飛現在真覺得很愉快么?

他只覺得很疲倦,很疲倦……他手里的劍已掉了下去。

孫小紅一直靜靜的瞧著,直到現在,才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。

"要殺一個人很容易,但若要他好好的活著,就難得多了。"這是李尋歡說的話。

無論對什么人,對什么事,他的出發點都是愛,不是恨,因為他知道恨所造成的只有毀滅,愛卻可令人永生。

他的心胸永遠是那么寬闊,人格永遠是那么偉大。

現在,孫小紅發現阿飛也幾乎變得和他完全一樣了。

她忍不住瞟了他一眼。

李尋歡仿佛也很疲倦得連話都不想說。

孫小紅凝視著他,良久良久,忽然笑了笑,道:"世上武功最高的兩個已被你們擊敗了,天下勢力最大的一個幫會也已在你們手中瓦解,你們本該覺得很開心,很得意才對,但你們看起來卻連一點高興的樣子都沒有,簡直就好象是敗的是你們自己一樣。"

澳门十大娱乐场